搜尋

0519 詹益樺自焚殉道日



「台灣人的苦不是宿命,只是不曾努力去自我改造而已,更重要的是需要人去從基層奉獻。」


如果你認為鄭南榕是台灣獨立的殉道者,那你一定也不能忘記詹益樺在台灣歷史上的位置。


詹益樺曾任遠洋漁船的船員,在一次船難中,他接觸到了國外的自由、安詳、和平,「在很多地方,都有那樣的樂土——人活得像人、活得有尊嚴的綠色城鄉。只不過,那時的台灣,離那樣的境界非常遠。」


當時的台灣仍舊在籠罩在威權色彩下,回到台灣的詹益樺便投身進黨外運動中,而後更進入鄭南榕所在的雜誌社中工作,與當時許多台灣人民一同爭取自由民主的空氣。


-


當時部分在海外的台灣人,由於被註記有「台灣本土意識」或「民主思想」無法返台,1986年底為了聲援這些被迫在海外流浪的台灣人,發生了「桃園機場事件」,在預計集體闖關入境的當天,前往桃園機場集結,與軍警爆發大型衝突。


詹益樺也是聲援者之一,當時他也遭軍警毆打,更被監禁十多個小時,出來後他遍體鱗傷,經過此事他認清了國民黨的本質,出來後他說:「我發誓不再讓國民黨這樣的侮辱,再次發生在我身上。」


致力於社會運動的詹益樺出現在各大大小小的社運場次中,他在為數不多的親手筆記中更寫下:「我現拿鋤頭時、挑擔時,常思考這些問題:台灣社會上弱者在哪裡?他們被變成弱者是什麼原因?是什麼人造成?是什麼事情演變?我自訂一個方向:跌倒成為弱者的人,我站立那個地方扶起他。」


-


他曾說:「鄭南榕是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,我希望自己也成為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。」


1989年4月7日,鄭南榕於雜誌社內拒絕被警方拘捕,在雜誌社內自焚身亡,此事對詹益樺造成重大影響,詹益樺在當天日記寫下:「我願與上帝同在,不願屈服在豬槽下,鬥陣吃饙,作為一個快樂的豬。」


5月19日當天是鄭南榕的喪禮,當鄭南榕喪禮隊伍行經到總統府前,當時的警方仍以拒馬、鎮暴警隊包圍著隊伍,甚至向和平遊行的民眾噴射強力水柱。


詹益樺此時以用預藏的汽油淋在身上,以引火自焚的方式,撲向拒馬的鐵絲網上掛著「生為台灣人、死為台灣魂」的布條上,用他的身體來向國民黨當局做最嚴厲的控訴。


詹益樺自焚的當下,若鎮暴警察能即時將水柱噴灑到詹益樺身上,說不定詹益樺並不會當下身亡,當鎮暴警察卻等到五分鐘過後才將水噴灑到詹益樺身上,此舉更引起許多人憤怒,認為警察根本是打算看著詹益樺去死。


-


如果說4月7日是言論自由日——鄭南榕拒捕而自焚的日子,那我們也莫忘5月19日,詹益樺也以自己的身軀向威權抗議,詹益樺到死亡那刻都在為台灣更好的未來奮鬥,他始終沒忘記要與弱者站在一起。


一個人的力量並不薄弱,因為一個人能夠串連起更多人的力量,當我們記憶著這些為台灣自由民主努力的前輩時,也是在提醒我們爭取未來更好的台灣,莫忘台灣記憶,莫忘曾經的威權統治,莫忘現在的民主是多少前人的犧牲努力換來的。

1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