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跨越七十年的交會——義民中學案



義民中學案是典型的 #客家族群白色恐怖政治事件


在現今國民黨支持度甚高的桃竹苗,同時也是客家族群比例較高的地區,在1950年代,卻發生多起大規模的政治事件。


1951年,在桃園中壢的客家庄中,從當地的義民中學師生與中壢中學、內壢國小、宋屋國小的教師、中壢鎮公所職員、台北師範學校學生等,被情治系統人員以涉嫌參加「讀書會」為名逮捕入獄。


此案共計11人遭到判刑,其中4人遭槍決身亡,史稱 #義民中學案#客家中壢事件


在客家聚落與中壢地區引起極大的震駭,因為受難者包含當地的教職員,還有家庭因為雙親被捕,孩子被迫在監獄中長大,如此重大的案件,地方上因為害怕遭到牽連波及,成為一段鮮少被提起的歷史。


1950年代初,二二八事件才不過幾年,許多無辜家庭成為政治受難者,促使部分人士對於國民黨政府的灰心、厭惡,共產黨相關組織便在台灣社會中趁隙茁壯,成立了多個「臺灣省工作委員會」,其中幾處據點便座落在客家庄中。


其他典型的客家族群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,不只有義民中學案,更包含 #基隆中學案#臺盟竹南支部案件,前後逮捕了將近上百人,更有許多人遭到槍決。


遭到判決的部份人士,有人是無端遭受牽連、有人確實是對台灣未來懷抱期望,希望能夠成就一個更好的未來,對於所為並不感到後悔。


其中一名受難者范榮枝回想,同案受難者姚錦曾對他表示「我對你有一點愧疚」,但他自己卻認為,自己相信的世界並不是被誰強行灌輸思想的,對於自己的處境無怨無悔,便告訴姚錦說:「沒關係啦,我們自願的。」


-


直到2018年,義民中學案過去將近70年,才經由促轉會正式撤銷義民中學案相關人士的有罪判決,這些受難者有著自己的理想,希望能爭取到更好的社會,卻遭到當局無情地逮捕與判決,承受了將近一輩子的污名,補償難以真正平息受難者及其家屬的傷痛。


更廣泛地來看,受到義民中學案中牽連的孩子們,因為沒有被記載在判決書上,得不到相對應的賠償,受難者妻子涂貴美幽幽地說:「除了悽慘,你還能怎麼說呢?」


#在臨行前_父親心裡在想什麼呢


受難者黃賢忠的女兒黃新華,在父親離世超過60年時,他原本並不明白父親為何坦然面對自己的死亡。直到很久之後,她從國家檔案局領回父親遺留的10頁遺書,這一刻,她才體會父親臨刑前內心的不捨和悲痛,以及壯志未酬身心死,想愛子女卻愛不到的恩愛。


黃新華更說:「那是一種『大愛』,那是對人民、對社會的大愛,讓他義無反顧,一如他在遺書中所寫的『以數十年有限生命,立億萬年不朽事業,雖敗猶榮,雖死無憾!』」


一場白色恐怖政治案不只關乎受難者,也關乎他們的家屬、後輩,連綿的關聯更能補足過去未能看見的真相,以後代的眼光回望過去,予之反省、持續推動轉型正義,正視台灣土地曾有的傷痕。


備註:圖為受難者黃賢忠所遺留給妻女的遺書

6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