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無法送達的遺書



「踏碎了妳的青春而不能報答,先去此世⋯⋯唉!我辜負你太甚了!⋯⋯妳需要邁進著妳自己相信最幸福的道路才好。」

「爸爸很誠懇地呼喊祈禱你的健康!快樂!進步!我幻想著二十年後成人的你的偉姿名目而去了⋯⋯我的寶貝!阿一!」

1953年,黃溫恭在槍決前四小時,就著微微的火光、以無法止住顫抖的手,一字一字寫下對家人眷戀與捨不得。他先想到了因為自己入獄在外頭吃盡苦頭的妻子,然後是年紀尚小的長子長女,再來是未曾謀面,還在襁褓中的小女兒。

五封遺書,6000多字,是他欲傳達給摯愛的思念。然而他永遠不知道,這五封用盡最後生命寫下的遺書,沒有一封及時交到他家人手中。

#遲到58年的遺書

直至2008年,張旖容身為黃溫恭的外孫女,意外得知母親不願提起的外公,是被蔣介石大筆一揮改判死刑的白色恐怖受難者。

張旖容在知道關於外公的文件遭扣押在國家檔案局後,發現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可以提出申請調閱相關資料。申請後,她拿到蔣介石批改黃溫恭為死刑的公文影本,以及那五封遺書的影本。

張旖容為取回屬於家族的遺書正本,展開了漫長的周旋、無數的閉門羹,以及政府消極的逃避回應。三年後的2011年,才得以取回黃溫恭遺書的正本——那本該屬於家屬,卻在整整58年後才到達家屬手上。

然而黃溫恭的妻子早已在2009年過世,無緣看見丈夫字句間的牽掛與祝福。

#政府的被動處理 #747頁未送達的遺書

黃溫恭遺書事件成為一個引子,政府在大眾的眼光及媒體的壓力下,終於承諾徹查檔案局的所有資料,找出受難者的家書、筆記與手札並歸還給家屬。2011年下半年,檔案局總共清查出177位受難者留下的書信,共計747頁。

若不是家屬意外翻到遺書相關文件,難道所有遺書就會被永遠封藏了嗎?不知道在檔案局還有多少白色恐怖與二二八的檔案不見天日,在撫平歷史傷痛的道路上,台灣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。

►如果你想體驗將塵封的遺書寄往家屬手上 點開連結開始解謎:https://reurl.cc/9Oy3zX ►或是意外發現阿公遺物,展開身世之謎探索 了解更多:https://www.prisonerreg.org/

4 次查看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