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民主台灣聯盟事件:台灣文學界最大的政治迫害案


1960年代,臺灣文學作家陳映真、李作成、吳耀忠、陳述孔、丘延亮等人,受到中國文化大革命「破四舊」觀念的影響,祕密集結同志,利用日本駐台大使館的外交郵件,進口左派書籍、在讀書會上傳閱。


而後此事遭到告發,政府指控這群人組織民主台灣聯盟,以「預備顛覆政府」罪名,逮捕36人,並分別處以刑期不等的徒刑,史稱 #民主台灣聯盟事件,是 #戰後台灣文學界波及人數最多的政治迫害事件


#案件背後牽扯的連結與背叛


而告發他們的正是與陳映真等人關係緊密的《聯合報》記者楊蔚,也是知名台灣文學作家季季的前夫,對於陳映真等人來講,告發人不是別人,竟是最靠近的自己人。


季季得知此事後內心萬分痛苦,更寫下了《行走的樹:追懷我與「民主台灣聯盟」案的時代》一書,記錄了事件相關人的相處側寫,季季更在書寫時哭了好幾回,「我哭的是一個被扭曲的時代︰在那時代的行進中被扭曲的人性,以及被扭曲了的愛,被扭曲了的理想。」


事件過後陳映真從沒寫過任何關於民主台灣聯盟案的文章,陳映真在看到《行走的樹》一書後,曾向季季說他會寫一篇文章回應。但不久後陳映真就中風,一直到陳映真過世,季季始終沒能知道陳映真如何看待那段往事、如何看待她。


#並不認為自己是無辜的政治犯


事件中的相關人之一的丘延亮,定讞後被分派到景美看守所,並擔任外役圖書管理員,任職中更結識了大力水手事件的柏楊,當時的受難者都稱柏楊為「館長」、丘延亮為「副館長」。


事件發生時丘延亮時為台大考古人類學系學生,因入獄遭退學,出獄後申請復學遭拒;1983及1988年完成美國芝加哥大學博士論文初稿,申請中央研究院研究員也被以政治理由拒絕。


丘延亮憶起事件時,他甚至這麼說:「我覺得我應該被關!」他認為國民黨沒有冤枉他,他真的想搞「叛亂組織」,只是沒搞出什麼東西出來,這是一場政治鬥爭,圍繞著所有政治犯的,也都是一場場的政治鬥爭。


#突破高牆看見更遼闊的世界


有許多我們熟悉的白色恐怖事件是無辜被遣扯進去的冤案、或是做了小事卻被大放解讀的案件,但在民主台灣聯盟事件中,可以看出當事人閱讀左派書籍是帶有目的性的。


但這並不代表這些人被清肅就是對的,各式各樣的思想價值觀都是個人的基本權利,政治犯只是「想的與政府不一樣」,當局逮捕這些政治犯只是恐懼政權遭到動搖。


不論當時的政府以多嚴厲的恐怖統治控制大眾的思想,仍有人試圖突破高牆,透過縫隙看見更遼闊的世界。

57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