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倒在權威槍下的傑出本土畫家—陳澄波



「陳澄波」,一個大家都在歷史課本上看過的名字:著名油畫畫家,出生於日治時期,1926年以油畫「嘉義街外」成為少數入選日本帝國美術展覽會的台灣人。

接著歷史課本上寫著:陳澄波是228事件中的政治受難者之一。


#從畫家走上政治之路


在日本完成學業之後,陳澄波前往上海教授藝術,直到1932年上海「一二八事變」爆發,陳澄波才帶領家人返回嘉義定居。回到台灣後他積極發展藝術領域,與多位知名畫家一起籌辦「台陽美術協會」,時至今日依然是藝術領域極具分量的組織。


1945年國民政府接收台灣,陳澄波跟大多數台灣人一樣歡慶光復、熱切歡迎國民政府的到來,之後更成為國民黨黨員,在街訪鄰里中名聲極好的他順利的當上 #第一屆嘉義市參議員


228事件爆發後,一路從台北延燒至全台各地,嘉義市也難以倖免,在國民黨軍隊一路鎮壓南下時也組織自衛隊奮力抵抗。


#聯合地方仕紳積極尋求談判


陳澄波不忍心看到嘉義市民流血傷亡,聯合當地仕紳要求與國民黨的軍隊協商談判。陳澄波因為有居住上海的經驗,會說一口流利的中文,因此擔任團隊中的翻譯人員。


沒想到在前往談判的路上,一行人竟被軍隊綁回局裡拘禁刑求。


#嘉義火車站殘酷當眾行刑


經過一個禮拜的殘酷虐待後,陳澄波與一眾的知識菁英被綁上軍車,手被鐵絲反綁,背後插上寫有囚犯名字的木牌,且遭軍車羞辱式地繞行嘉義市一圈,最後在嘉義火車站遭到當眾槍決。


槍決前陳澄波的二女兒人在當場,她拉著一個士兵的褲腳,哭喊著說:「這是我父親,他是好人,你們要探聽清楚,探聽明白才能槍決。」但她被士兵一腳踢開。


因為陳澄波政治犯的身分,在他死後將近三十年的時間,沒有人敢提到他,「陳澄波」三個字彷彿是禁忌一般,只能留在家屬傷痛的回憶之中。


槍決之後家屬前來收屍,陳澄波的妻子張捷為丈夫整理儀容後,堅持為丈夫拍下他被槍殺後的遺照,而這張照片被嚴密保存並經歷整個白色恐怖時期,直至解後,才隨著陳澄波遺留的畫作重見天日。


那張遺照,成為台灣人民遭威權殺戮的證據——如果陳澄波沒有死,或許台灣畫壇將出現更多傑作;如果陳澄波沒有死,或許嘉義能擁有一個為民著想的民意代表。但一切僅是如果,陳澄波的生命將永遠留在1947年3月25日。


📌跨越時空的解謎遊戲,重返被噤聲的年代 https://www.prisonerreg.org/

3 次查看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