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七月鬼故事特輯——台大水源校區x鹿窟事件



七月份的鬼故事或許讓你心涼

但這片土地發生過的恐怖故事,卻讓整個時代都噤聲了。


#熱鬧的台大校區附近是荒蕪的水源校區


台大校總區就在公館捷運站旁,佔地遼闊、生機蓬勃。但鮮為人知的是距離公館站走路約十分鐘的地方,還有一個 #台大水源校區


台大校總區充滿植物、綠地,是許多人休閒散步時會去的地方,跟校總區對比起來,水源校區卻是陰暗、荒涼,平時學生也不會去到水源校區,人煙稀少更顯得此處有些詭譎。


水源校區充滿了許多詭異的傳聞


有人說在夜晚時樹上會吊著人頭,目不轉睛地盯著人看;對於台大師生來說,大家更有共識是夜晚不要久待水源校區——因為那是一個「很陰」的地方。


#真實故事遠比傳說的故事更可怕


水源校區的前身其實是國防醫學院的「大體解剖室」,但那裡存放的不是普通的大體,而是 #遭受槍決的政治犯們


由於當時槍決了許多政治犯,屍體幾乎可以用「堆積如山」來形容,政府槍決犯人之後也不一定會馬上通知家屬,甚至向家屬隱瞞實情,有時候等到家屬主動去巡查,找到親人已經是冷冰冰的屍體。


其中有個比較令人唏噓的故事,就跟五零年代牽扯最多人的白色恐怖政治案件——鹿窟事件有關。


有一名鹿窟事件的受難者家屬,在得知自己的父親與哥哥遭槍決後,前往國防醫學院認領屍體,眼睜睜地看著管理員用鉤子在屍體堆中翻找自己的家人,彷彿翻的不是人命,而是豬肉攤販上的肉。


#鹿窟事件_繼二二八後牽廣人數最多的案件

#刑期合計超過八百年


1949年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書記蔡孝乾、陳本江、陳義農與許希寬等人決議在臺北縣南港鎮、石碇鄉與汐止鎮三地交界建立「鹿窟武裝基地」,成員大多是農民、礦工、木工及該地居民,亦包含台共份子及台灣文學家呂赫若在內。


當時政府懷疑基地建立目的是為配合共產黨解放臺灣, #軍警動員一萬五千人大舉搜捕包圍鹿窟,整個村莊將近九百人都被帶回去審問,是整個白色恐怖時期牽扯最多人的政治案件。


鹿窟事件最恐怖在於逮捕過程中,軍隊搜捕期間強占民宅、恣意食用村民家禽、村民無故被捉去光明寺毒打,訊問後飭回、執行死刑卻未通知家屬,在綠島關押服刑卻被延後釋放。


保密局更於調查過程中對許多村民刑求,以木棍、竹棍、藤條、扁擔或槍托毆打,用鋼筆夾手、用針刺指甲、用夾子拔指甲、灌水、倒吊,有人被打到吐血或昏倒,有人因骨頭錯位而終生殘廢,有人被打到骨頭破碎而發瘋,其中更有人於釋放後自殺。案件最終死刑人數達28-35人,其他遭判刑的人共計百餘人,刑期合計865年。


#賠償了然後呢_逝去的生命不再回來


解嚴後,政府以不當審判而造成國家補償及冤獄,賠償鹿窟事件相關受難者將近四億,從此數字便可看出,這個事件牽扯了大量的人,更使用了多少過頭的手段在對待當時的人民。


但賠償只是開端,並不代表落幕,賠償也難以緩解受難者曾承受過的苦難的萬分之一;但有的受難者卻連賠償都得不到,像是許多被逮捕、拘禁及刑求之村民,因其未經裁判或不起訴處分,且因官方未留下逮捕、拘禁及釋放之紀錄,而不能依相關法律規定獲得賠償或補償。


鬼故事可怕嗎?


更最可怕的是人類深不見底的惡


七月除了鬼故事之外,真實發生過的恐怖故事,更讓人由內而外的感到寒意。

6 次瀏覽0 則留言